STZ_R

ABC之友,排列组合狂魔,向导厨♪( ´▽`)
爱上JOJO每天都在爆炸,成長したね

小片段,ER,西部世界AU

 

安灼拉是机器人,他们在1832年的革命世界里,这一天是街垒的前夜,只有格朗泰尔和他在一起,格朗泰尔却只是个顾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鬼使神差的,他迎上他主动贴过来的,暖热的身体,他本不该,他心口流着血,身体却依照着本能,他呼吸他所呼吸的那一方空气,他按紧对方的头,他肺部一阵紧缩,他在窒息中痛苦却又欢愉,直到他脑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他不会死。

于是他猛地推开安灼拉,他的领巾早已松散,衬衣中露出的肌肤他只在血污之下见过,安灼拉平日紧紧抿着的嘴唇分开,其中卧着一条蛇。

“下贱啊,革命者的贞操,”格朗泰尔冷笑着,“只要花上点钱,任何人,任何人都能得到,甚至是我。”

“为什么不能是你?”安灼拉整张脸的表情柔和下来,一瞬间格朗泰尔觉得自己在弗美尔的画里,并且真的相信这种可能性,“你是个很好的朋友,值得信赖的战友,我信任你,我爱你。”

“不,”格朗泰尔下颌打着抖,“不会的,你永远不会。”

“什么时候得由你为我做决定了?”

“决定?你根本做不了任何决定,”格朗泰尔的手指掐进他锁骨和肩胛骨间的缝隙,安灼拉痛的吸气,却没有推开他,“你是个盲人,我真想撕碎这摩耶之幕给你看,可你看不见。最可悲的是,它也渐渐在我的眼前消失了,并且我乐意这样,我乐意和你玩这个游戏,我乐意看你下贱的模样,我乐意放纵,我乐意伤害你,并且我还如此渴求,”格朗泰尔哑着声音,像一头绝望的野兽,“一切都不是真的!你只是一个核心代码!加上一具人工的肉体。这头发,”他伸手去拉扯,直到安灼拉被迫向后仰去,露出一段原本被阴影罩住的脖颈,“是人造纤维,这眼睛,这血液,这颗心,都是假的。”

“可你会疼痛,将子弹打到你的身上,你就会碎裂,”格朗泰尔的眼睛从他的腹部一路顺着他的肋骨,到胸口,到胸口,紧随其后的是格朗泰尔的手指,格朗泰尔的嘴唇,一切都浅尝即止,“那一定非常痛,这儿,这儿,这儿……你还记得吗?我的阿波罗,你被设定好了路线,你没有自由意志,你是命运的奴隶。而所有这一切中最为疯狂的事就是你会爱我,爱我,你不是这样的人。”

他松开安灼拉,整个瘫软了下来,“你瞧,我确实是看不见那幕布了。”

“可我是真的,这一刻是真的,”稍凉的手指抹去格朗泰尔胡渣上的眼泪,“我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刻流泪。”

格朗泰尔把头靠在革命者的怀里,“明天,我会死在那里,和你一道。只要闭上眼睛,就不会看见虚假的天幕。”

评论
热度 ( 21 )

© STZ_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