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Z_R

ABC之友,排列组合狂魔,向导厨♪( ´▽`)
爱上JOJO每天都在爆炸,成長したね

【原创】【jojo】影院里的幽灵(茸米,护卫组全员,TBC)

传送第一部分                 

 

自从米斯达知道了纳兰迦买的电影之后,他几乎抱怨了一整路。现在坐在影院里,喝着布加拉提买来的汽水和爆米花,他还是没能停下嘟嘟囔囔的声音。 

“米斯达你好啰嗦啊!”纳兰迦出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却发现米斯达双手一摊,搭在椅背后面,腿翘在自己座位的扶手上,嘴里还念念有词,“把你的臭脚拿走啦!谁知道你不喜欢看恐怖片啊!谁知道你胆子这么小啊!这种事可怪不了我。”

“我可不是因为害怕,你知不知道这种片子很不吉利的啊!你看它的名字叫做‘4日’,这种东西看了肯定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啊!”

“你不敢看滚蛋就是了。”纳兰迦把米斯达的腿狠狠地往旁边一推,“可别打扰我的好兴致。”

“嘘,电影要开始了。”坐在特里休和阿帕基中间的布加拉提小声的提醒。这一下米斯达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乖乖的戴上了眼镜。

电影讲述了一个19世纪遗留下来的老屋的故事,这栋屋子最初的主人据传是一位有精神病的女人,在她的治疗记录内容记载着,她“患有极其严重的妄想症,一直坚持自己的孩子被恶魔附身,并且采取了一系列极不人道的驱魔手段。”,在她30岁的时候,妄想症已经达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她从接受治疗的精神医院中逃了出来,于深夜回到自己的家中,杀死了两个“完全被魔鬼控制的”孩子,紧接着便自杀了。这个房子一直完好的保留到21世纪,期间几易其手,每一代的屋主居住时间都极其短暂,最长的有一个月,最短的只有四天,所有的居住都声称自己看见了女人和孩子的幽灵,甚至有人身上出现了奇异的伤口。故事的真正开端是新房客的入住,这是一家四口,一对美国夫妇带着他们的一儿一女,他们的车子驶进屋子的小院,电影标题伴随着电子合成的诡异音乐毫无征兆的闪现出来。

米斯达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爆米花,他甚至已经开始后悔没有在影片开始就离开了,光是这片头已经把他吓得够呛,虽然他没和别人说过,但是热爱大自然,阳光,花草和美食的他最为讨厌和恐惧的就是鬼怪这类超自然,无法用科学解释,极度不吉利的事物。自从12岁他看了第一部恐怖片之后,那部电影也成为了他所看的最后一部恐怖片。首先,当时已经无所畏惧的他被吓得哭了出来,其次,看完那部电影之后,整整一周,他的身边都在发生着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他接连在四个台阶上摔倒,还没吃完的食物被保洁阿姨眼疾手快的扔进了垃圾堆,买票被人插队,结账的时候少拿了44块。米斯达,这位直视死亡,不畏强敌,拥有超强替身的替身使者,看不了这种电影,进不了鬼屋,万圣节从不出门。

现在他坐在这里,“被强迫”着看他人生中的第二部恐怖片,很有可能在自己的老板和朋友面前颜面尽失。米斯达伸手去拿爆米花的时候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手上已经渗出了手汗,这一只就算敌人正站在眼前都不会抖一下的手竟然出汗了。这代表,他真的已经开始害怕了。

“米斯达?”乔鲁诺在爆米花的桶里碰到了米斯达的手,他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天哪,米斯达现在恨不得让布加拉提在地上装一个拉链,然后自己义无反顾的跳进那个神秘空间,就一辈子待在那儿,他总不能让老板知道自己的护卫因为看一部恐怖片吓得浑身发抖吧。而且所有的事情都得怪布加拉提,他和阿帕基以及特里休三个人怎么就恰好少买了一份爆米花,怎么还就恰恰让他和乔鲁诺分享这一份爆米花。他们怎么能把不好的东西留给老板!?

但是不管心里暗暗骂了多少个人,米斯达还是无法回避乔鲁诺的问题,他只好支支吾吾的说电影院太热了,自己穿着毛衣实在受不了。

这时候他听到纳兰迦在大谈这种恐怖片里的黄金定律,“一家人里肯定是男主先死,要不然就是第一个被彻底附身,没跑啦。”他这番话倒是帮米斯达引开话题的好契机,米斯达赶紧往纳兰迦那儿吼了句“闭嘴”,接着迅速的收回手来,抱起饮料,吸的嗤嗤响,好让其他人觉得自己看的还挺带劲。

正片的开始正如同一切其他(米斯达没有看过的)恐怖片一样,着力描写一家人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镜头从阳光秋千一路切换到洒水管和宠物狗,米斯达在这段冗长的情节中昏昏欲睡。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心想着只要睡过这一场电影也没有出丑这一说法了,即使真的被吓到叫出声来,也可以说是被打断睡眠的生理反应罢了。

米斯达在闭上眼睛前的几秒钟往旁边乔鲁诺的位置扫了一眼,原本他抱着看看认真看着娱乐电影的乔鲁诺的心情望过去的,毕竟乔鲁诺做什么都认真的异常,比如说耳朵绝技。可是米斯达没有想到,当他望过去的时候,乔鲁诺已经把头靠在椅背上,发出了轻微而又均匀的呼吸声。他从来没看过乔鲁诺打瞌睡的样子,无论是最初他们一行人几乎不眠不休的执行保护老板的任务的时候,还是之后乔鲁诺坐上老板的位置,熬夜处理各累事物的时候,乔鲁诺一直都保持着一种亢奋的平静,如果要形容的话,大概是黄金体验精神暴走的效果。所以乔鲁诺难道真的因为太过于疲惫睡着了吗?米斯达忽然之间猛地觉得事情有些奇怪,在他闭上眼睛的那几秒钟,他能感觉到意识在迅速的抽离,可是他明白自己远远没有疲倦到那个程度。有点不妙啊,他这么想着,彻底睡了过去。

他再次醒过来是由于背后的凉意,身体的整个背面贴在某种地面上,体温缓缓地捂热了那一小片地方,米斯达伸出手去摸了摸身边,觉得大约是地板一类的东西,光滑,留有规则的缝隙。是的,地板......地板?!米斯达几乎是一下子跳了起来,他的身体还没有适应站立,摇摇晃晃一阵才勉强站稳。为什么会有地板,自己现在是在哪里?这绝对不可能是电影院,果然当时那突如其来的困意很有问题。米斯达尝试着让自己定下心来,仔细的观察周围,暖黄色的幽暗灯光不太均匀的铺洒在这片区域,米斯达花了些时间让眼睛习惯朦胧的亮光,他似乎身处某一个房间里,他面前有一张藤织的摇椅,正好够一个人躺下,不知道是不是有风刚吹过,这椅子正兀自的轻微摇动,米斯达的右侧后侧,大约3米左右的地方安着一个壁炉,里面燃烧着残留的两三块木头,这房间里的光芒大约有一小部分来自这儿。其余还有些家具,像是书柜,小茶桌一类,米斯达觉得没有必要再继续观察了,这就是一间普通的屋子。是有人绑架了他吗?不应该啊,他没有被绑着或者是锁着,屋子左边的窗子似乎也没有特别的锁上钉死,他大概一看,觉得这里应该很容易就能逃出去。他小心的以无声的脚步移向窗边,往外望去可以看到普通人家所有的修剪平整的草坪,外面围着低矮的围栏,一个木制的狗窝安在草坪的边缘,借着昏暗的月光看不清里面有没有东西。

这似乎是一栋很普通的小屋。米斯达试着去开那扇窗户,却怎么也推不开。没有上锁的木框和玻璃仿佛长在了窗台上,纹丝不动。

正当米斯达费劲力气与窗子搏斗,甚至都要叫出“性感手枪”帮忙的时候,一个黑影慢慢往他的身后靠过来。经验丰富的米斯达立刻发现了身后的异常,以极快的速度转过身来,左手托住手枪,对准面前模糊的影子。

“我劝你立刻放弃所有的企图,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的手枪可不会留情面。”说着,米斯达“啪”的一声打开了手枪的保险。

这是对方却出乎意料的举起了双手,表示投降。

“米斯达,是我。”

米斯达瞬间认出了他的声音,“乔鲁诺?是你吗?走到亮处来。”

直到乔鲁诺完全暴露在窗前的月光下,米斯达才将手枪收了回去。“怎么Boss你也被带过来了?我现在实在是搞不清楚情况啊,前一秒,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我们还在电影院里,现在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方?”

“米斯达,准确来说我们还在电影院里。”乔鲁诺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的变化,“我想这是替身攻击。”

 

评论
热度 ( 19 )

© STZ_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