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Z_R

ABC之友,排列组合狂魔,向导厨♪( ´▽`)
爱上JOJO每天都在爆炸,成長したね

【原创】【悲惨世界】关于占星和清朗的夜空(ER,END)

关于占星和清朗的夜空


天色暗沉,已经是夜晚了,巴黎的街道上只是稀稀落落的走过几个行人,攥着自己的薄外套的两边领子,或是压低自己的帽檐斗篷。夜间的巴黎神秘而又危险,大多数人不愿为体验这份危险而享受那顺带的危险。但那些行色匆匆的人偶然还是会在自己踢踏的脚步声外听到一些粗野的笑声,模糊的嘟囔或是破碎的争吵,有时一个酒瓶从近旁某个不起眼的门内飞出来,在行人的脚边砸个粉碎,这让那个努力掩饰自己行踪的人惊的跳将起来,那些所有的声音,酒精味,玻璃瓶都是从另一个世界中泄露出来的,一个叫做酒馆或是咖啡馆的世界。

白天将自己藏在衣服下面的人们,晚上便在这个世界中解开纽扣,松开领巾,肆无忌惮的展示起自己的本我来。缪尚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ABC的朋友们挤在一起,几乎每个人都有些微醺。除了安灼拉,他明天还有一次公众演讲,现在正低头准备第二天的稿件,所以纵然古费拉克多次企图以“每周二的例会向来都是酒会”来说服他,他都拒绝了那一杯满的快要溢出的葡萄酒。

领袖依旧是一幅标准的领袖模样,其他人早已玩的不亦乐乎。今天连公白飞都喝醉了,这可很是罕见,不知是不是昨天刚刚结束了公认十分困难的医科考试而松了一口气,总之他喝了不少,现在正拉着热安大谈自己的飞蛾研究。公白飞向来克制,平日里偶尔也会聊到自己这些“不值一提”的爱好,却很懂得适可而止。但现在他的话题却已经从自己书桌灯旁的精灵一路绕过卢森堡公园树木上的栖息者到达了缪尚从不付账的夜间常客。热安在旁边听得入了神,若是换个人来,这老学究一般的话题定是让人昏昏欲睡,可公白飞却能将日常生活变为探险故事,他的每一句话都浸透了他对知识几近虔诚的热爱,那种虔诚打动人心。热安甚至要求公白飞将他的飞蛾标本展示给自己看,好有点切实的认知。

“你诗人的天性会为标本感到悲伤的。”古费拉克在一旁笑着插进了一句话。

另一边弗以伊巴阿雷早就玩起了骰子,并且邀请一旁无所事事的马吕斯参加进来,马吕斯战战兢兢的做到了桌旁,云里雾里的听巴阿雷介绍新的赌骰方法。当弗以伊拿出几个苏,说要赌今晚三人的酒力,而巴阿雷跟着回答“我赌于什鲁大妈在水里加了酒”,之后弗以伊还跟进的时候,马吕斯才知道他们真的是喝醉了。

而每一个周二的晚上,每一个所谓惯例的酒会上,最为引人瞩目的必然是格朗泰尔,他几乎是站上了领袖的讲台,而那些爱凑热闹的人是他最好的听众,如果不是精神上的昏醉,他绝对能将酒会延续到第二天清晨,现在他正在对夜晚的星空大发感慨,“炼金术和占星术都是神秘学的一种,他们都有着一种神秘能量,这是一种源于自然又超越了自然的能量,说实话,对这些东西我是抱着些许相信的态度的。若是说通过星辰能探测一个人的命运,通过罗盘和咒语能够改变一个人的轨迹,我不会完全的否定它,是的,我们应当信赖科学,信赖那些有坚实算数物理化学基础的事物,可是谁能说神秘学不是科学呢?这门学科只是多了些幻想与哲思,这不是让它更加吸引人了吗?那些咒符和星图让人安心,他们以绝对的平均和完美的几何创造自己愿意相信的世界。中世纪有两本著名的魔法书,浮士德的灵魂以及所罗门的钥匙,里面详细记述了召唤四大精灵,恶魔以及天使的咒语,我可向来对神秘怀有敬畏之心,现在我若是随意念上一段,不知是否真会召唤出那些神秘的力量呢?”接着他从旁边博须埃的手上抢来了半满的酒杯,一口气喝了个干净,这一口让他感到十分的舒服,便不顾旁边的抱怨,继续说了下去,“不,我想我还是不要念为好,那个神秘的力量早就降临在我们之间了,在很早之前,我现在看清楚了,若我念出咒语,那只能是对他的侮辱,这一种纯粹精神的高贵名号不是应由凡人之口说出的。可他究竟是什么呢?他的光芒像是天使,可背后仿佛又涌动着地狱的烈火。我是知道那种火的,意志坚定的人会被淬炼的更加强大,可存疑,犹豫,恐惧的人,只要稍稍触碰便会燃烧殆尽,只有公白飞的蛾子才会去冒这种险。”

“格......格朗泰尔,你醉了,刚喝完博须埃那杯,你就创下自己的新纪,纪录了。”若李已经趴倒在了木制桌板上,微微睁着一双眼睛,嘴里模糊的蹦出些词来。

“我离那个阶段还远的很呢,我从没像现在这么神清气爽,早间的阴云没能挡住今晚的夜空,这样显然是适合观星的,我大略读过一些占星的书籍,观察过一些星盘......”

“那你得帮......帮我看看,这几天晚上我总是睡得不好,磁场这东西很神秘,我认为它,它能,嗝,影响我的运势。”若李似乎被这个话题吊起了兴趣,艰难的撑起下巴,向酒鬼占星师问起了自己的命运。

“虽然我手边没有专门的器械,但根据行星运行的轨道,我认为你最近会受到轻微的疾病困扰,”格朗泰尔刚发表完自己的高见,博须埃便在旁边连打了两个喷嚏,“弗以伊会丢失财富,马吕斯将为金箭击中。”

热安在旁边捂嘴笑了起来,格朗泰尔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而那位精灵,金星擢升于双鱼,光芒将会伴随你的整条道路。今晚的天色就如同星盘一样清晰,我看的很清楚,安灼拉,明天也一定是一帆风顺的。”

安灼拉从散乱的稿纸中抬起头来,望向外面的天空,可是那里一片黑暗,沉的如同最深的颜料,“醉酒妄想中的天空总是别致的。”他这么说道,没有再去理睬那个酒鬼。

 

这一群人差不多闹腾到了半夜,总算是安静下来,疲惫的互相扶持着往家的方向走了回去。安灼拉还剩下最后的润色,便点上了一支蜡烛,继续坐着。欢饮后的缪尚里残存着一股另人难以忍受的气味,大家挤在一起的时候很难感觉出来,可现在只剩下安灼拉一个人,这气味便冲的他太阳穴一阵隐痛。他站起身来,走向靠他最近的窗子,用了点力气,吱嘎一声推了开来。清冽的风如同井水一样扑在他的脸上,很是舒服。四下几乎是寂静的了,也只有他这里唯一一扇窗子发出一点点烛火的微光。巴黎彻底的睡了下去,就像一个闹累了的顽童。安灼拉微微一抬头,千万星光落在他的眼里,看来今晚的夜色确实如同格朗泰尔醉眼所看的那么美丽啊。

他用手肘撑着窗框,几乎探出了半个身子。月光模模糊糊的洒在地上,一层灰色的面纱蒙在月亮的表面,大约之前恰好飘在缪尚上空的乌云被吹了开来吧。现在安灼拉眼前的那一片天空明亮清透,仿佛轻轻一点就能荡出涟漪一般。

他一边看着晴朗的夜空,一边想着,自己不是不也隔着乌云在看格朗泰尔呢。

无论如何,这景象似乎确实给予了他一些信心和力量,偶尔试着相信一下格朗泰尔的胡话吧,他微微的笑了起来,也许明天会是十分顺利的一天,今后也是。


————————————————END————————————


啊,昨天看了一位GN的ER看星星,甜的我瞬间复健><

接着撸出了这个玩意,大约就是一路胡话的大R,无时无刻不在用肉麻的话表达对E大大的敬仰

以及E对自己的今后猜错了【。确实伴随着光芒,但不会顺利QAQ

评论 ( 3 )
热度 ( 40 )

© STZ_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