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Z_R

ABC之友,排列组合狂魔,向导厨♪( ´▽`)
爱上JOJO每天都在爆炸,成長したね

【原创】【JOJO】被恶灵附身的男人(承花,TBC)

传送:12


花京院辗转多日,最终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在这趟难以言说的旅程中他经历了不少困难,之所以难以言说,是因为这些困难只能被描述为鬼魂的困难,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大约是不好理解的。

 

刚刚开始适应鬼魂状态的花京院还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身体,为了登上一辆旅游巴士,他花了不少力气,却因为在座位上一时的晃神,从车上摔了下来。之后他便只好走回出发地,为下一班客车蹲守了足足一整天。这便是他所遇到的鬼魂的困难中的一小件,不过也已经足够糟心了。

 

好在他终于在最后重新踏上了熟悉的土地,那些所谓的困难也算有了一定的价值。

 

他几乎只是犹豫了一小会便直接往空条家去了。

 

这其实并不是他的第一选择,正如他失去意识前所想的那样,他在犹豫的那一小段时间里也正是想着要不要坐上往自己家里行驶的地铁,他实在是思念父母。自从加入了JoJo一行人之后,他便很少和父母打电话,真的拿起了电话也只是不知所措的说些或是编造或是真实的琐事,就好像自己还是在学校上学的高中生,每天上着千篇一律的课程,和千篇一律的同学勉强的打着交道,周末窝在电视前打着千篇一律的游戏。这几十天里那份坚不可摧的友情,生死之交,命运之战,一切喜悦和泪水,惊惧和释然,他的双亲都不会知道,也都不能知道。

 

他们要是能了解那么一点点,一定不能不感到欣慰吧,从小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个孤独,孤僻,沉默,难以接近的典明总算是有了真正的朋友。

 

可是他们最终只能知道一条过于残忍的消息。花京院不知道乔斯达先生会找出一个怎样的借口,但是即使有个最为合理的借口,花京院依旧不敢想象双亲的反应,每次在电话里都唠唠叨叨的母亲,或者是每次寡言的父亲,会怎么样呢?

 

 

花京院却忍不住去试想那样的场景,每次想到却又感到心口酸楚到喘不过气来。他更没有勇气亲眼去看这样的场景。

 

真是对不起啊,要让最爱自己的人受到这样的伤害。

 

列车行过熟悉的地点,旧式的房屋,放学前空荡荡的马路,冒着气泡升腾着热气的关东煮小摊,因为发售新游戏而排起长队的游戏店。他和波努那列夫以及阿布德尔说起过太多次他所认识的日本,他所生活过的这个小小的地界,这个由于记忆而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城市。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梦到他们一行五人,带上伊奇,站在这班地铁上,因为这奇异的组合而成为周围人的焦点。

 

乔斯达先生会扶着额头说,哦,我的天哪,这地铁这么挤,早知道就该坐SPW准备的豪华轿车。

 

而波努那列夫会在旁边打趣说,我可不敢再和乔斯达先生坐一辆车了,即使是豪华加长也不行。

 

而自己呢,早就说好了要带着两位外国友人体会一下日本的生活,在这时候便会说,这就是日本的生活了。

 

他没想到大家会这么早的分离,没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坐上这列车。

 

现在这班地铁几乎就要到承太郎家附近的车站了,就在这个时刻,花京院忽然不安了起来,他感到疑惑,为什么非得是空条承太郎,为什么不是乔斯达先生,为什么不是波努那列夫,他见到承太郎之后该怎么办,即使他们说上话了,他们告别了,花京院又会怎么样呢?自己的灵魂会像想象中的那样心满意足的离开这个世界吗?那这个世界之外又是什么呢?

 

他不敢继续往下想,这种问题总是令人恐惧,无论是在生的时候,还是在死了之后。每一个小孩子都碰到过这个超过自己认知范围的问题,别的孩子可能会在父母口中听到,你再也吃不到冰激凌了,或者你再也没法去你心爱的游乐园这样敷衍却又不那么残忍的答案。而花京院却在书上看到了这样的答案“人死之后将会失去意识,这具身体将不再受到他的控制。他将会彻底的消失,所以世间一切对他而言将会不在有意义,因为他将不复存在。”这给幼小的花京院带来了巨大的震撼,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他都无法忘记这个问题。对他而言,失去一切对他而言重要的事物是极其可怕的。花京院很难与人产生联系,但是一旦产生了联系,那将是深刻的,难以忘怀的,那些联系甚至将成为他自身的意义所在。

 

那与承太郎告别是不是就意味着放弃自己最后的一点联系呢?

 

花京院不知道。他的脚已经走下了列车,再穿过一个街道就是空条家了。他开始的时候缓慢的走着,几乎是艰难的挪动着脚步,而到后来他却的确是跑起来了,他跑的那样快,以至于在他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空条家的大门口。

————————————————TBC————————————

对首更稍作修改,现在的设定是花京院还不清楚自己对于承太郎的感情。这是第一次给JOJO写文,也是第一次给日漫写,回头看首更真的感觉......挺羞耻......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STZ_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