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Z_R

ABC之友,排列组合狂魔,向导厨♪( ´▽`)
爱上JOJO每天都在爆炸,成長したね

一篇有关歌德的诗歌Erlkönig(魔王)的小文章,同时安利一些不错的相关音乐

歌德的《魔王》(Erlkönig)可以说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德语诗篇了,这首诗的题材来源于丹麦语的故事,最初是由赫尔德翻译。歌德的这首《魔王》灵感来源于一则新闻,歌德逗留在耶拿的时候,听闻一位来自临近村落Kunitz的农民骑着马将自己的孩子送往大学的医生那里。在诗中诗人描写了一父一子,儿子病中,奄奄一息,父亲争分夺秒策马狂奔,试图挽救儿子的生命,而似乎却还有一位黑暗中的魔王,诱惑着年幼的孩子,威胁,恐吓着他,要夺走他的生命,幼年的儿子听见魔王的低语,看见魔王的幻影,感到魔王拉扯着自己,而相对的,父亲却什么都看不见,他安慰着儿子,抱紧他,却不由感到他身体渐渐的冷去。待到父亲终于赶到医生门口时,儿子却已经死去。

这一首残忍的诗篇,命运如此的不可抗拒,又将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诗句语言简练,却充满了难以言说的神秘气氛,中世纪的传说形象,似乎就影影幢幢的徘徊在周围,正如同浮士德里的梅菲斯特一样,魔王仿佛就在风声之中吐出诱惑的语句,但那究竟是魔王,还是风声,却没有人知晓。

对于《魔王》这首诗的演绎,最为经典的是舒伯特作曲的那首经典之作,由浑厚的男声唱出这首诗,通过声调抑扬的变化来表现三位不同角色,儿子渴望,焦急,恐惧,父亲冷静,坚定却也疑惑,魔王藏在语句之中,胜券在握,不容拒绝。通过快速跳跃重复的音符,舒伯特表现出了漫天的冰雪和疾驰的马匹。这个版本几乎无可争议的完美,与诗句极度的契合,真的是量身定做。

舒伯特的魔王

而根据Erlkönig所做的曲却不只这一首,贝多芬似乎也有遗留下一些有关Erlkönig的乐章;Carl Loewe,这位被称为“德国北部的舒伯特”作曲家,也为Erlkönig做过曲,这位作曲家我不是非常了解,也没有听过他的这首Erlkönig,在这儿便也不细谈了。今天恰好又听到高中时期心仪的乐队Forseti的音乐,随意翻阅,竟然找到了一首也叫做魔王,心想着这该不会是歌德的魔王吧,Forseti作为新民谣的代表,曲风向来沉静平稳,带上一些诗人的神秘。这首当年也听过很多遍,歌词却没有好好注意过,今天打开一看,果真是歌德的魔王。曲风也确实和Forseti相符,甚至比它们其他的作品更加淡然,歌手以几乎没什么起伏的曲调唱出这段绝望的故事,竟然意外的令人感到隐秘的疼痛。不过这首最为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背景里嘶哑低沉的声音,那声音跟着歌手,重复着每个句子,藏在音乐的背后,就仿佛诗中藏在对话中的魔王一般。从第一句开始,魔王仿佛早就看中了那个孩子,早就伺机左右,预备着带走他的生命,而他等待着么久,耍了那么多的花招,也仿佛只是为了看看人类的挣扎,并以此为乐而已。

Forseti的魔王

Forseti是自从高中开始就中意的乐队,当时还完全听不懂那些模糊,难以理解的词句,只觉得那些都是诗句。Erdenacht是第一首听到的歌曲,几乎是在前奏就在一瞬间喜欢上了,仿佛踏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当年听的时候有非常精妙的翻译,Forseti的歌词就是诗句,不少都很晦涩,而那个翻译能翻译的极具美感,真的非常佩服,至今还记得有一首Dunkelheit里的一句歌词,“bloßgelegt von Nacht und Regen, hockt die nackte Dunkelheit. Auf den aufgeschwämmten Wegen, küssend ohne Zärtlichkeit." 译者将它翻译成,黑暗蛰伏在地面上,献上粗暴的吻。大概如此,太过细微的也记不清楚了,现在学了四年德语,看这些句子依旧觉得难以翻译。当时那位的翻译常常在我脑海里徘徊,让Forseti的音乐更多了一份诗意。


当年把Forseti的风格当作是暗潮,与这类音乐相伴了不少日子。现在时隔多年又听到了Forseti的歌曲,这个不会再出专辑的乐队,不管什么时候听,都可以有第一次听的感觉。正好又看到了熟悉的魔王,于是一时兴起写了那么篇魔王的安利帖,或者更贴切地说,在魔王的表象下是Forseti的安利帖吧。现在Forseti已经无法再出新的专辑了,这篇安利也是希望有更多人能喜欢上他们吧

 Forseti一秒入坑曲

(一些关于Erlkönig的基本信息来源于wikipedia.de,图片来源网络)


评论
热度 ( 9 )

© STZ_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