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Z_R

ABC之友,排列组合狂魔,向导厨♪( ´▽`)
爱上JOJO每天都在爆炸,成長したね

【原创】【JOJO】被恶灵附身的男人 (承花,TBC)

被恶灵附身的男人


生死交界前的0.1秒,花京院摆脱了肉体的痛苦,他腹部巨大的撕裂仿佛已经变得不再真实,和法皇的绿宝石一起融化在了灰尘和水汽中。耳边的风声和血液的鼓动沉寂了下来,眼前的图像开始变得朦胧,如同隔了一层毛玻璃。

啊......就要这样难看的死去了,身上糊着血和内脏......不过,至少乔斯达先生该明白了吧,迪奥替身的秘密,希望承太郎......几代人的宿怨就此了结了吧,阿布德尔,伊奇,我来了,但是承太郎,承太郎,你在哪里,我竟然没法和你告别......

花京院最终失去了知觉。

 

他没有想到自己还能醒过来,更没想到是以这么一种方式。花京院睁开了眼睛,就像每天早上在闹钟的震动下勉强睁开眼睛一样,他感觉很累。他正想着今天是个什么日子,他们又该启程了吧,现在是在哪里,是在埃及某个不知名的村落吗,正在这时候眼前的景物忽然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座大钟,钟上有着一个巨大的豁口......由他的法皇最后击出的豁口。

记忆一瞬间涌了回来,怎么,我还没有死吗?难以相信,这真是个奇迹,花京院想着。他四下寻找着其他人的身影,既然我还没死,那意味着迪奥已经彻底失败了吧,被承太郎和乔斯达先生所打败了吧。

他笑了起来,开始大声喊着乔斯达先生,波努纳列夫和承太郎的名字,他用尽力气喊了很多声,却没有人回应他。这时候他猛地发现了四周有些不对劲,他被迪奥打败的时候应该是晚上,可是现在,大钟上撒上了金黄色的光芒,那光芒由云层中不断地散射下来。

怎么......竟然是白天了......他心中有些慌乱,为什么没有人来接他,承太郎......大家还好吗,为什么......

自己感觉不到疼痛。

花京院颤抖的抬起双手,这双手比平时显得更加的苍白,甚至是......透明的,他能透过自己的手看到对面的楼房。花京院大口的喘着气,对这个发现感到惊骇和恐惧,他颤抖着,下巴也剧烈的打着颤,目光再向下一些,他看见了自己的腹部,这使他惊叫起来,几乎是无法控制的往后倒去。

他的腹部有一个黑洞,穿透了他的身体。不再有血流出来,世界造成的伤口像是不可能的漫画一样在他的腹部开了一个洞,而他感觉不到疼痛。他回过头,水箱还像是自己当时撞过去一样,只是水早已流光,地下湿滑一片,水箱上留下了巨大的破损,那凹下去的铁皮还是他当时身体的形状,边缘染着大量暗淡的血色,看起来颇为骇人。

所以现在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成了鬼魂还是什么其他不可思议的生物?花京院尝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却还是止不住的按习惯大口喘气,他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自己什么时候会消失,会一直这样下去吗,如果自己成了这种样子,那么伊奇和阿布德尔呢,其他人究竟战胜迪奥了没有,承太郎还活着吗,我还没有和承太郎告别......

我还没有和承太郎告别,这句话在出现了一次之后便不断地盘旋在他的脑子里,在一瞬间几乎遮蔽住了他巨大的恐惧。我得和承太郎告别,无论如何。临死前那瞬间的感觉扼住了花京院。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些许微弱的灯光,法皇的丝带还颤巍巍的发着光,可已经没了形体。乔斯达先生和迪奥从他旁边追逐着经过,目光所及之处却怎么也找不到承太郎,他是不希望承太郎找到自己的,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可是,他也希望能在最后的时候看见承太郎,他的队友,他曾经的敌人,他的第一个朋友,他最亲密的挚友......

多想,多想和他说一声再见。

无论如何都想,拼尽最后的力气,把自己早一点拉近死亡,让法皇化成粉尘,这样也想,只想这样给一切画上一个句号。

或许只是自己自私的不愿一个人死去,在独自前行了这么多年之后,不愿再这样孤独的结尾。四肢不能动弹,浑身都剧烈的疼痛着,只有法皇的触手松松垮垮的绕着自己的身体,那感觉多么像年幼的时候。

不需要电视剧里那样煽情的壮烈告别,只要一个眼神,只需要知道自己不是孤身一人。

只要这样就好。花京院终于稍稍平静了下来,一切似乎都已经清楚了。自己真是可悲啊,竟是因为这种原因不愿离开,就像个顽固而又讨人厌的小孩子,企图回避自己悲惨的命运吗花京院?他边想边嘲笑着自己。

可是心里的声音却没有因为自我的压制而降低,反而越来越大,大到令他头痛难忍的地步。

想见承太郎最后一面,和他告别。

于是他站起身来,见过面就可以离开了吧,这次,彻彻底底的离开,不再带一丝妄想,花京院这么想着。


TBC


————————————————————————

名字还没有想好,暂且用这个,想想似乎还挺合适的。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STZ_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