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Z_R

ABC之友,排列组合狂魔,向导厨♪( ´▽`)
爱上JOJO每天都在爆炸,成長したね

【原创】【London Spy】To Alex 一封简短的信

To Alex 一封简短的信


亲爱的Alex,

你还好吗?如果你想反问我,再一次的话,那我的回答还是和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如果你了解我,你就会知道,我一直很好。”

好吧,也许并不是那么好,我生病了,我想这你大概也很早就知道了。不过不用担心,我活的还不错,很多人都在帮助我,特别是你的母亲,我大约会像Scottie说的那样,活到一个让人羡慕的年纪。不过我想,无论生活再怎么糟,也不会糟过我们相遇前的日子。

真是想不到,一晃已经三年过去了。这三年就像是个悖论,长的让人难以忍受,短的又仿佛宛若昨日。我们依旧每天受到监视,监听,追踪,仿佛这都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当然,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真相,我,还有你的母亲们,我们甚至还有了些临时的外援,你说这是不是挺奇妙的,有那么些人为了所谓的正义和真相而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对我而言,说实在的,真相和正义现在可能已经没那么重要了,更重要的是让别人倾听你,去听到你的故事,你的情感,你的孤独,你的渴望,去认识Alex,而不是那个Alistiar。我现在甚至可以把这件事当做一个游戏,一个拼图的游戏,在这一条坎坷的道路上我总能不经意的找到一两块拼图,他们看起来毫无关联,但有时却出门意料的贴合在一切。虽然这些拼图可能有几千片,甚至几万片,有些也可能彻底的消失了,不过,最后也许我能找到一些你的过去也不一定呢。

我像所有人一样,也在尝试认识这个Alex,认识我的爱人。

你知道,有几次,我们觉得我们都快要成功了,我们把那些信息狠狠的扔出窗子外面,幻想着它们会洒满全球的每个角落,我们幻想着每个人,无论男女老少,手里都会拿着让他们不知所措的一堆数字。可是很快我们便看到,窗子外还有一张网,而这张网外面还存在着更加难以破除的东西。成功只是幻想,我们离它就像是星星那么远,可以看见,却永远接触不到。所以,不得不遗憾地说,我们到现在一无所成。但我是个爱幻想的人,所以我准备继续梦下去。这三年间我被抓住过几次,关在不知名的地方,某个阴暗,设备齐全的房间,或者干脆直接待在铁栏杆后面。每一次我都觉得这大约是最后一次了,可不过多久我总是会回到家里,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也许我该把这个看成是他们的妥协吧。哈,你看我又开始幻想了。实际上,我知道,对他们而言,我毫无威胁,只是个蒙着眼睛,到处乱撞的小男孩。这个小男孩很快就会跑累,累的说不出话来。

我喜欢幻想,我大概是个浪漫派。所以我问你相不相信有灵魂伴侣。我乐于相信,这个概念给我安全感和浪漫的感觉。在地球的某个位置,有一个人注定会理解你,认同你,注定会爱上你,你们在任何方面都宛若一体,你们可以不用语言交流,你们可以读懂对方的每一个动作。这种幻想一直吸引着我,而幻想成真的感觉难以描述。

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我,你就是我的灵魂伴侣。

我确实像个孩子,在你面前。可在我面前,你同样像个孩子,掩盖你的情绪,撒很容易让人看穿的谎言,你是数字方面的大师,看我也是肢体语言的大师。我们了解对方,心照不宣,却又不戳穿,大约很少有人有过这样的相处模式。所以,我们也许真的是灵魂伴侣也说不定。

可是人如何在失去一半灵魂的情况下活下去呢?一个胸膛里有两个灵魂又是多么痛苦啊。我想我可能永远回答不了Scottie的那个问题,“没有所爱的人,我们要怎么生存。”我正在努力的寻求答案,在生这条路上,带着对你们的回忆。

回到信开头,我讲了这么多的我,说了这么多坏消息,也该轮到你了吧。这可真像我们的交往模式,由我负责倾诉,你负责一言不发。所以告诉我吧,你在天堂过得怎么样?我就假设有这么个地方了,毕竟我是个基督徒。我希望那里比这里好上很多,希望上帝不要看错你的愿望,希望他不要给你一堆神秘的,伟大的数字,不要给你宇宙的解答,不要给你万能的公式。

而是给你一个可以倾诉,或是倾听的人。

我发誓不嫉妒。

好吧,我不保证。

                                                                              真诚的祝福,

                                                                              和吻,

                                                                                                 Danny

 

 

写字的那支笔出水不是很好,这些字时而深,时而浅。那些本来就浅的字,被滴下来的水一泡,便几乎都看不清楚了。

不过Danny不在乎,他知道Alex能理解每一个字。

于是他擦干眼泪,打开打火机,那封信在火光中化作黑色的粉末,飘出了窗子。

这次,不再有看不见的网。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STZ_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