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Z_R

ABC之友,排列组合狂魔,向导厨♪( ´▽`)
爱上JOJO每天都在爆炸,成長したね

【原创】【悲惨世界】Run away with me(E/R,古费/热安)

一点1984+一点美丽新世界也许还有点银翼杀手?


Run away with me

空气闷热潮湿,风扇在转,安灼拉看着报纸,额头上有汗。

他们只会报道这些,他想着,眼睛盯着那些大标题,“能源,科技,安全,突破。”这些词顽固的出现着。他们只报道这些,可他知道昨天发生了不同以往,特别的事情。

安灼拉把手插进口袋里,假装翻找这什么,而实际上,他正用汗湿的手抓着一张折叠好的传单。

是的,一张与科技论坛,健康讲座,婚姻咨询毫无关系的传单。

他们只会说这些,他想着,手将那张传单捏的更紧了一些。他想着上面的内容,那些意味不明的词句似乎在他脑里被拆解了开来,成了更加晦涩的符号。

可他不能把它拿出来看一眼,老大哥的眼睛就在他那张办公桌正前面,于是他冒险又捏着那张纸条过了几十秒,直到他自己都觉得这时间长的有点不正常。最终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只钢笔,开始在策划书上写些程序化的话。

 

他等待着,等待着中午按个人喜好发放的免费午餐,等待着下班的信号,等待着今天定量的药丸。直到晚上他终于躺在熟悉的床上。在家里他也感到不自在,这种感觉他从很小的时候便感受到了,它一直绵延到成年,接着越来越强烈。那是一种缺失感,一旦他停下工作,便会有个声音叫嚷着什么,可他却听不见,这种感觉很难描述。

安灼拉把自己裹进被子里,叩了下床沿,房间里的灯便暗了下来,只有桌前一盏永远不灭的小灯,幽幽的覆盖了整个房间。他把被子往头上一拉,缩进了完全黑暗的狭小空间里。这时他才把把张纸从紧握的手掌里解放出来。“宇宙文学研讨会。”哦对了,是的,这就是那份传单标题,宇宙文学。他焦急的往后看,“黑暗,清明,无边无际的文学。”这是一个副标题,再往下只有一行话,“只有黑暗里才会有光明,而不是其他地方。”

他当然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现在的光在文学里,至少他们是这么宣传的,文学给人启迪,文学引人向上,文学是新时代的标志,他们把这个时代的文学叫做曙光文学,纵然没人见过上一个已经结束的时代。

 

安灼拉看过这种文字,它们盘桓在各个角落,公司杂志架上有当代曙光文学月刊,书报亭里贩卖着由有关部门盖上了曙光两个字的书籍,每天送到他办公桌上的报纸里有连载的曙光小说。这种文学题材几乎无法概括,它涉及到了各个领域,各个主题;但同时又过于易于概括,那就是积极。安灼拉早就看腻了这些东西,正如同那些新闻。

有不少作家悄悄反抗着这种毫无生机的文学形式,偶尔会有那么一两本隐晦的书籍得以出版,墙上,海报上有时也会被写上意味不明的语句。可这一切毕竟都是隐秘的,隐秘到看过的人都会很快忘记。

 

可是今天早上不一样。今天早上,在他家出门后的第一个左拐路口,有传单像下雪一样飘下来,带着瑕疵的雪花。当时是上班高峰,那个路口的人并不少,传单落下的时候有人去捡,可看了一眼就立马扔掉了。安灼拉也捡起来看了一眼,没有那个真部的公章,传单一类都必须要通过真部的审核才能得以发行,而这张传单没有公章。那他就是违反规定的。

安灼拉想了想,背过摄像头,飞速的将传单握成了一团,塞进了自己牛仔裤的口袋里。

 

之后几天安灼拉一直尝试着从那张传单里再挖掘出点什么东西来,可是那线索生生断在了开头。直到大约一周后的某一天,在他几乎要忘记这件事的时候,一条租房广告吸引了他的注意。

“天体主题装修,欢迎知识广博的填字游戏爱好者。租金低廉,地段优越。”这些词语每天能在租房版出现上百次,每条租房广告都是这样的,装修风格,租金,地点,不少也会有对合租者的要求,甚至是一些莫名其妙的要求。可这几个特定的堆砌起来,便让他想到了…宇宙文学。

安灼拉决定试一试。

他躲进公司安全出口的走道里,32层的楼梯如同镜像一样绵延向向下,空荡的平台上只有他不断回响的脚步声。安灼拉倚在墙上,按着他早已背的熟透的那几个数字拨通了先前印在广告下方的电话,手机照理在接通前嘟了两声,接着有人在您一头拿起了电话,仿佛早就守在旁边一样。

“您好,请问......”

“玻璃厂街16号,随来随看。”

安灼拉还想说点什么,至少客道的留下一句感谢,但那人没给他机会便挂上了电话。他楞了几秒,手机还贴在耳朵上。那人很怪,安灼拉想着对方说的话,那些话听起来慌慌张张的,还有些轻飘,就像是没睡醒一样。现在竟然还有这么没礼貌的人吗?他甚至有些生气。

不过这一系列有些神秘的事件对他产生了莫大的吸引力,他原本守序,安分的大脑在这种奇妙的刺激之下似乎不再接受他自己的控制,自主的引导着他的肢体做出一步步的行动。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这栋不太“现代”,甚至是有些破败的小楼前的。前一秒钟他似乎还正坐在办工桌的前面,手指在键盘上打着活动的最终策划书,脑子里幻想着一切可能会发生的状况,而现在他正站在这个出租屋的面前,这个引导他走向未知路线的建筑。

现在不该还存在着这种屋子了,它早已破旧的低于安全标准。安灼拉推开锈迹斑斑的栅栏门,通往屋门的石头小道边种着一些不知名的花儿,它们看起来都蔫蔫的,花瓣的边缘皱成了淡黄色。安灼拉从来没见过什么花会在夏季凋谢的,因为早就有了统一标准,多数花朵会在冬季凋落,这样的统一之后便可以缩减很多人工开支和额外的能源消耗。

 

门没有关,安灼拉轻轻的推开它,房里站着一个人,原本是背对着他的,听着木门吱嘎吱嘎的响声便转过头来,他看起来就像是书里的流浪汉,黑色的卷发杂乱的蜷在头上,仿佛从来没有梳理过;一件帽衫草草的套在......安灼拉觉得那可能是睡衣......外面,他还套了个破旧的围裙,上面都是各种颜色的颜料。

 

“嘿,安灼拉。”那人迅速的扫了他一眼,随即立刻移开了视线。
“你怎么......?”
“别太拘谨,那儿有张沙发,虽然破了点,但保证比你的床舒服。哦,你想来点咖啡吗,我可以煮点越南产的咖啡。”
“你说咖啡......越南?”
“哦,”那个男子没回头,朝他摆了摆手,“别担心,看到那个画架了嘛,那背后有全息投影,足够骗过电幕了,但你得小心别在它附近转悠,看过那种电影吗?投影很容易出现偏差,所以......我还是推荐你去沙发上坐坐,或者躺着,随你的便。”
安灼拉现在有些弄不清楚情况,他是来租房的,或者说,是来看看那所谓的宇宙文学的,而这个人现在却在谈咖啡和沙发。
“我看到了报纸上的广告。”
“你当然看到了。”那人没有回头,继续在捣鼓着什么,这时候安灼拉闻到了一股香气,它一下子漫满了整个房间。
“所以......”安灼拉环顾了一下这间屋子,“你有能租给我的房间吗?”
“房间?”那人狐疑的转过身子,往安灼拉手里塞了一杯......呃…...咖啡,“你真的是来租房的?认真的?”
“你这儿位置不错,我真的有租房的需要。”
“那你大概要失望了。”那人手一撑,坐在了流理台上,“以后也许能有,可现在我这客满了。”
“不过作为交换,我能告诉你些关于宇宙文学的事。”

 

那人给了他一个地址,一个时间和一句话。“你进去,不要管里面的客人,径直走到吧台,对最漂亮的姑娘或者最粗野的汉子说:‘我要喝上一整个恒星夜。’”

这是个咒语还是什么?他当时给了这么个回答。

“这是去向另一个星球的通行证。”

而至始至终,那人都没说自己的名字。我该问他的名字,他想着,这不公平,他知道我的名字,而我却不知道他的。人与人之间难道不应该毫无保留的坦诚一切吗?这难道不是写在他们的守则里的条例吗?虽然没人能做到这事,可是他不该不告诉我他的名字,这样可不平等。

安灼拉吞下一颗药丸,脑子里开始迷迷糊糊闪现一些令他感到舒适愉悦的画面,童年不知名的伙伴;一本不知名的红壳书,书里会飞出中古传说中的龙;没有工作的下午;奇妙的香气......

他幻想着一切,以及宇宙和咖啡,最终躺在床上睡着了。

————————TBC————————


会继续更新但是绝对会坑......写着玩玩儿,第一次用安灼拉视角,题目以后大概也会换......


评论 ( 1 )
热度 ( 20 )

© STZ_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