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Z_R

ABC之友,排列组合狂魔,向导厨♪( ´▽`)
爱上JOJO每天都在爆炸,成長したね

【悲惨世界】四次巴阿雷想看电影,第五次他终于看到了(弗以伊/巴阿雷)

四次巴阿雷想看电影,第五次他终于看到了

弗以伊站在检票台后面,叠着肩膀看两个男人在他面前的空地上扭打成一团。

今天是弗以伊第一天在影院上班,为了挣点生活费,他接受了一份售票的工作,午夜场从10点干到第二天的凌晨,一周3天,负责检票和分发3d眼镜。而今天他刚刚换了同事的班不久,就有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在他面前打了起来。

现在其中一个更高大更壮些的男子明显占了上风,他几乎是骑在对方身上狠狠朝对方脸上砸了一拳,“阿尔帕西诺可他妈不是基佬。”

这种打架斗殴事情弗以伊通常不屑理睬,如果他们打了个半身残疾,只当他去了趟厕所,况且影院的保安人员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可他继续冷眼等了5分钟,保安依旧没有出现的意思,高大的男子似乎也完全不准备见好就收,在离这两个危险人物远点的地方还有一个年纪稍小些的顾客正等待着检票。

而弗以伊在修车厂干了大半天的活,心里烦躁的很,“不看电影就滚,如果你们再动一下,我保证马上把你们从台阶上扔下去。”

那个高个子的男子看了眼手表,低声骂了一声,迅速的地上站起来,接着竟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电影票。弗以伊皱着眉头接过那张沾着血迹的电影票,在还干净的地方打了个孔,“2号厅,就在门口。”

“谢啦,”那个人急急忙忙的往里面跑,竟然还拍了下弗以伊的肩膀。

而2号厅现在正在放映一部阿尔帕西诺的老片《热天午后》。

真是个傻逼,弗以伊在心里想,给下一个顾客检了票。

 

之后弗以伊几乎忘记了那一天的事,他每天顶着疲惫的身体赶来上班,回去倒床便睡,睡到头晕脑胀,有时还得赶第二天的早课,那种事情他也实在不想再碰见一次了。

之后确实是没再发生类似的事件,可他没想到还能再碰到那个家伙。

“喂!”那天他正在检票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喊他,一抬头便遇到了一张令人糟心的笑脸,眼角边还挂了彩,“还记得我吗?那天我在这打了一架。”

“7号厅,向后走左拐,3d眼镜在电影结束后需要归还。”

对方疑惑的接过眼镜,似乎还准备说点什么,而弗以伊已经接过了下一个人的票。

在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内,准确的是1小时40分钟,弗以伊看了缪尚ABC的推文,收了古费拉克毫无意义的两条短信,偷偷溜出去抽了一根烟,接着便开始帮着一起妹子收上一场电影结束之后的3d眼镜。

那个大个子的家伙骂骂咧咧的拿着眼镜“啪”的一下拍在检票台上,“他妈我买了票不是来看什么小情侣叽叽歪歪的,他们给我出错了票,我说啥时候那种片都能3d重制。”他扫了眼旁边等着进场的人,看下一场电影的人稀稀疏疏的,并且似乎都自然熟络了起来,聚在一起热烈的讨论什么话题。

“如果眼镜损坏照价赔偿。”弗以伊头也没抬。

“呃,我有东西丢在里面了,”对方掏了掏口袋,“我得进去拿。”总之他并没有等任何一个人允许,又冲进了影厅。

之后弗以伊等了2个多小时,才看到对方跟着之前那些进场的人晃了出来,还在说着什么蝙蝠侠和评分的事情,完全没有注意到检票口的弗以伊。

“你不能走。”弗以伊用手把他拦了下来。

“你,”对方讨好似的笑了起来,“还在啊?”

“这话得我问你,找个东西用了两个小时,我看那东西是长了脚一路跑到5号厅去了吧。”

对方无所谓的耸耸肩,“上一场看的我实在糟心,况且这部就上今天那么三场,你知道现在很少有影院老片重映了,要不......”他忽然凑到弗以伊面前,手臂撑在检票处的桌子上,“你下班我请你喝一杯?”

“不用了。”弗以伊表情僵硬的回答。

 

 

第三次见到那家伙的时候他直奔检票台,急急忙忙的往弗以伊手里塞了一张电影票,弗以伊低下头去看,那是刚上没多久的《正义杀戮》。

“我今天有事,这票又退不了。前几天首映我已经看过了,不管怎么样消磨时间肯定没问题。”

“这票我不能要。”

“哎,你就当我还你上次的人情了,”那人把手往背后一背,假装没看到弗以伊递来的票,“我得走了,哦对,我叫巴阿雷。”

弗以伊看看对方迅速消失在电影院门口的身影,再看看自己手里的票,上面写着时间:14:22分,他最终黑着脸给马吕斯打了个电话。

近期自己租了房手头吃紧的马吕斯很高兴的又买了一张票,带着珂赛特来看了下午场的电影。

 

 

第四次弗以伊没见着巴阿雷,他凭员工福利拿了张周四晚上老片重映的票,那天放的是《教父3》,他准备看到巴阿雷来买票就把这票拿给他,当是帮马吕斯还了之前的票钱。

前两次巴阿雷总是在中午来买晚间或者是午夜场的电影,这次弗以伊从中午便盯着购票处,可直到五点下班的时候也没看到那人的影子。

他在心里对自己冷嘲热讽了一阵,接着看了场电影,最后一个人去酒吧喝了点啤酒。

第二天他因为宿醉的厉害不得不请了半天的假。

 

 

周五的晚上一下班他便去了缪尚,大多数人应该已经到齐了,他因为工作的缘故来迟了半个小时,这早就成了ABC聚会的规律。

奇怪的是今天没人发表演讲,大家三两成群坐在一起边喝酒边聊着天。

“嗨!”弗以伊觉得有人似乎在喊他,他抬头四下搜索。哦......

巴阿雷正坐在若李旁边跟他招手。

“怎么,你认识弗以伊?”若李惊奇的看着巴阿雷。

“弗以伊,”巴阿雷给弗以伊倒了杯酒,“现在不是认识了吗。”

“这才对嘛,我都不常见到弗以伊,我看你也不会认识他。”若李把头转向弗以伊,“这是巴阿雷,我们上次在游行遇到他就把他介绍了过来。今晚缪尚难得放电影,我们一致决定不开会了。”

“放电影?”弗以伊想再去问的时候,若李已经跑到米西什塔那去炫耀他新买的的皮裤了。

“今天他们要教父三部连放,电影院上映第二天我还准备买票的,刚好接到若李电话,省了一笔票钱,今天酒我请你,”巴阿雷咧嘴笑了起来,接着问弗以伊,“你有看过吗?”

弗以伊接过他的酒,硬生生的回答,“只看过第三部。”


评论
热度 ( 13 )

© STZ_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