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Z_R

ABC之友,排列组合狂魔,向导厨♪( ´▽`)
爱上JOJO每天都在爆炸,成長したね

一段未完的ER坑

二更一小段,未修改,神棍风,以及不再在意罗丹......

水滴猛烈地触上满杯的葡萄酒,在红色的液面下幻化出一个清透的幻影,那一瞬间,格朗泰尔睁开了眼睛,他愣了远远不止一会,最终只能猜想自己大约半醉不醒。他倘若完全醉了,那眼前应当是明亮的,若是完全清醒,却也不应当暗成这种程度。他将手抬到大约视平线的位置,但连个轮廓都看不出来。

这种事并非没有发生过,他时常醉酒昏睡到半夜,忽的因为某个意象清醒过来,碰倒一两个空酒瓶,摸索着木头桌子上凹凸不平的纹路,赌着运气试图摸出一杯水来。可通常只是胡乱摸上一番,哼唧几声,便继续枕着湿漉漉的袖子睡到灼热的阳光打在脸上,或者是灼热的话语击打在耳膜上。

可他现在没法继续睡下去了,他摸不到任何一张桌椅,而且更加奇怪的是,他竟是站着惊醒的,而且脚下虚浮,触不到地面。格朗泰尔有摸索尝试着往前走了几步,忽然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梦境里的魔鬼,怒吼吧! ”他大声的喊了这么句毫无意义的话,接着更加肆无忌惮的开始大笑,这却没能引起一丝回音,声音消散在空茫的空间里。这时他突然察觉到四处都散发着一股火药的味道,和葡萄酒混再一起,缓慢的涌进每一个毛孔。衣服湿乎乎的粘在他的胸口上,就连左腿上似乎也湿了一块,结成了快。当他触碰上腹部,衣物下的皮肤痛苦的痉挛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痛感仿佛闪电一样照亮了他的记忆,枪响,梦醒,“共和国万岁!”,太阳神一般的侧脸,内心对于理想第一次强烈的悸动,一切都清晰的,固执的重现了出来。他现在只对一件事深信不疑,那就是刚刚闪现的一切不可能是幻觉,更不可能是梦境,他记得每一个细节,甚至是木桌因为脚步而产生的轻微颤动。

很明显,假若说他最后活了下来,那才是做梦,子弹从胸口无情的贯穿,几乎只是一瞬间他便失去了意识。他现在是在哪儿呢?格朗泰尔自己回答不上来,大约是在天堂或是地狱,或者是什么从未被活人所幻想出来的地方,亦或者,他现在只是处于在那弥留的一小会,很快便会失去最后一丝意识,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格朗泰尔!”安灼拉正在喊他的名字。安灼拉,没错,他愣了一下,为自己的错觉感到惊异。

“格朗泰尔!”对方却又喊了一声,这下他确定无疑了,“你知道这是哪儿吗?”

“安灼拉?你在哪儿?”

“我就在你身后,怎么,你看不见我?”格朗泰尔感到对方的声音在快速的靠近,他的手腕忽然被紧紧地握住,“格朗泰尔,你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没敢移动自己的手,只是尽力的辨认着眼前的黑暗,似乎隐约却是有个略深的影子,可那究竟是不是安灼拉,他没法辨别出来,尽管对方的手指正以他曾想象过的力道箍着他的手腕。

他大约是忘记了回答,安灼拉等的不耐烦了,焦躁的扯了下他的手臂,“我刚醒过就发现在自己这里,直到现在只找到了你一个人。怎么?你完全看不见?”

“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不过就现在这种情况我可是一点都不吃惊。你还能记得什么吗?”

“我还记得和古费领着革命队伍往麻厂街走,博须埃在科林斯楼上喊我们......”

格朗泰尔苦笑了一下,安灼拉必然是清楚地看见了,“你该觉得幸运,我是指不记得之后的事。”他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我很不情愿打破你那美好的革命幻梦,可现在我们可能是在类似天堂的地方,原本我还有过其他的设想,不过既然你在这儿,那这必定不可能是个糟糕的地方。不过更可信的是,这是我的一个大梦,而天神恰巧降临在了我悲惨的梦里。”

安灼拉沉默了一段时间,格朗泰尔忐忑的等待着他的回应,这地方绝对的寂静实在是令他难受,“你的意思是我们都......死了?”

格朗泰尔几乎能想象出他皱着眉头的样子,“我想是的。”他却轻描淡写的回答。

“那革命是失败了?”安灼拉这句话说得很慢,仿佛用尽了全力。

“哦,这我可说不准,我没能看到最后,也许巴黎的人民最终醒来了,这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我可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对革命怀有希望。”

格朗泰尔耸耸肩,“怀疑论者的同义词叫做现实主义者,我正尝试做一个积极地现实主义者。”

“对此我很怀疑,”安灼拉在说话的时候,手一直没有离开格朗泰尔的手腕,可抓的并不像刚刚那般紧了,“其他人呢?”

“除了最后的枪响,我没能听到其他的声音,楼下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士兵全都涌到了楼上。”

“把你看到的都告诉我。”

“你确定要听?”

“我确定,这是我对他们的尊重。”

“既然你......热安是最早一个,那天晚上我们熬过了对街垒的第一次攻打,甚至抓住了一个警探,可他却被国民卫队抓了去,“法兰西万岁!自由万岁”这是他的最后一句遗言。接着是其他人大约是在第二天的清晨,那时候战斗最为激烈。最后的时光里,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多少。”

“一如既往......”安灼拉松开了他的手腕。

“是的,一如既往,我醉的一塌糊涂,只来得及看到了最后的一幕。你一正如同一切书中描写的领袖一般,凌乱,却丝毫无伤,天哪,你甚至不接受蒙上双眼。血肉铸成的马尔斯!”

“你若是多醉上一会,一如既往,你便能捡回一条命,现在也不至于游荡在这个地方。你从来都不相信我们的理想,远远不必为不信仰的东西献出生命。”

格朗泰尔试图将眼神聚焦在安灼拉的身上,他知道自己现在在安灼拉看来一定怪异的很,“命运女神召唤了我,我可没有这个能力去抵抗,这就是一个犬儒主义者的本性,他们逃避选择。况且......”格朗泰尔低垂下了双眼,“难道你还没意识到我的命运早就和你们连在一起了吗?”

“你......”安灼拉却突然将手指小心翼翼的按上了他腰侧的伤口,奇怪的是这次没有一点痛感,只是对方手指的触感,“这是对峙留下的吗?”

“对峙?不,不,我束手就擒了,那时我大概是说了什么蠢话,吸引了他们的注意,我甚至都没得到一个蒙眼的机会。原本你该是压轴的,一次失败的革命的完美结局,一位无所畏惧英勇就义的领袖,而我抢了你的风头。”

“这不是我所期待的结局。”但说完这句后安灼拉很快转变了话题,“你没有没有遇到其他人,照理说.......”他大约转过了身子,他的声音在格朗泰尔听来似乎是更远了一些。“古费他们应该也在这儿。”

“只有你。况且除了勉强能看见你的影子,我几乎就跟瞎子没什么区别。”格朗泰尔在黑暗中耸了耸肩,“如果你不吝啬无限的时间的话,可以考虑告诉我我们在个什么样的地方。”

“呃......没错,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其实这个地方和你看到的没有太大区别,只是不知哪里似乎有微光照过来,所以我差不可以看清你。除了你我之外,这个地方几乎就是一片虚无,我们脚下甚至没有路,准确来说,我们可能是漂浮在这里的。”

“这里听起来可不像天堂。不过先不管这个,我们下一步计划是什么,我的领袖,可不能在这里游荡一辈子吧,哦不,我们已经不能使用一辈子这个概念了。虽然说我有不少巴黎轶事可以聊,而且我也不介意听你谈谈你的革命理想,虽然我一直很有耐心,可这些最终都会变得无趣的很。”

“我觉得我们该往前走,那里应该有什么。”安灼拉忽然拉住了他的手,大步的往前走。格朗泰尔被突然的这么一拉,踉跄了一下,差点失去平衡,他急急忙忙的稳住脚步,试图跟上前面的人。

安灼拉却忽然慢了下来,“对不起,我忘记你现在看不见了。”

“能由阿波罗领着我,只有蜡做的翅膀我也会赶上去。”

安灼拉没有再说什么,却一直保持着一个较为缓慢的速度,明知脚下什么也没有,格朗泰尔还是紧紧地握住了安灼拉的手,黑暗令他的平衡感下降了,没有安灼拉这个支撑,他可能很快就会摔倒。

走了没有多久,他们在某个地方停了下来,“怎么了?”在沉默了几秒之后,格朗泰尔压低了声音询问。

“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安灼拉松开了他的手,那一瞬间,在格朗泰尔的感受里,这个唯一的伙伴似乎凭空消失了,四周一片寂静,而且这寂静似乎还在向着无限扩展。

直到安灼拉说出了下一句话:“这大概是罗丹的地狱之门。”

“通过我,进入痛苦之城,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深坑,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

格朗泰尔伸出手,抚摸到的却不是坚硬的铜石,而是另一只手,安灼拉的手引导着他覆上那些他早已过于熟悉的雕像,他的手划过扭曲,紧绷,苦痛的身体,抚过紧蹙,哭号,受难的面庞,徘徊许久,最终局促的回到了身侧。

“安在地狱前的人间之门,这必定是个由老官僚学究掌管的地狱,真够模式化。”

“我想我们别无选择,只得闯进去。”这个决定几乎没能花掉安灼拉什么时间。

“门后也许正如冥河的彼岸,充斥着寒冰,烈焰和无尽的痛苦,一旦走入,可没船夫能把我们带回来。”格朗低着头随手玩弄着自己的衣角,随后抬起头来,“不过不该忘记,无论何时何地,你不会在任何一扇门前犹豫。而我呢,根本不信这类鬼东西。”

安灼拉推开了门。

******

一个人正在门后等待着他们,不,也许已不应当称他为一个人了,他只是一个模糊的人形,连面庞都难以辨认。而这个“人”正用他混沌的双眼注视着他们。

“沉默的魂灵,你在等待什么?或是要将我们引入地狱深处?”安灼拉向前踏了一步,毫无惧色。

“不要为那地狱之门所迷惑,那只是一个无名的魂魄取凡间的泪水与叹息雕做而成。死亡对大多数人来说已是终点,地狱只为穷凶极恶之人所存在,他们将无法超越肉体,永远被囚禁与自我之中。”

“这里如果不是地狱,那又是什么地方”

“可以把这里叫做虚空,或者虚无,大多数曾经的“人”倾向于这些名字,但它究竟是什么难以解释,在人世的先哲也没有在书中给出解答。你们来到这里,并不是一种惩罚,只是由于欲念太深,而无法舍弃人间。”

“哈,什么时候清教徒一般的安灼拉也能与欲念两个字联系在一起了?不过这所谓的欲念是什么,那可是好猜的很,大约是你那幼稚而梦幻的理念吧,将自由女神揽入怀中,在她的唇上献上虔诚而又火热的一吻。”

“你如果像刚刚那样沉默,那倒还算个不错的伙伴。”

“沉默可不是我的天性,人不该压抑他的天性,而应在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的施展,这难道不是你曾经说过的话?刚刚我为黑暗所囚困,并且,如同男子汉一般生发了恐惧,如果那时能满满喝上一杯,我必当如同西西弗一般闯入地狱,束住死神。”

“酒,哼,在这个时候你还是想着酒,”安灼拉带着轻蔑的神情几乎是居高临下的望着格朗泰尔,对方显然已经恢复了视力,玩笑似的咧着嘴,直直的盯着他,没有一点回避的意思,“一个在死后还念着酒香的灵魂,一个在革命中烂醉如泥的革命者,一个甚至在昏睡中忽略了友人痛苦的醉鬼。看来你的欲念也不难看出来啊。”

“我的欲念自然是低下的很,它远远落在普罗米修斯燃烧的阴影下。”

安灼拉抿紧了嘴唇,把头转到了一边去,“你自然有你的自由,我不会过多评价。”

那个一直站一旁等待的幽灵这时候却来到了格朗泰尔的身边,一动不动的等待了两秒,仿佛想从他身上搜寻点什么东西,过了会,他终于开了口,“因为酗酒来到这里的不在少数,可他们大多浑身恶臭难以靠近,有人甚至浑身都浸湿了酒精,但我没能在你身上闻到多少酒味,这大约不是你来到这里的原因。”

“饕餮?亦或者是淫欲?”安灼拉交叠手臂,低声的评论。

“你如果这么认为,如果这种猜测能够平息你的不满,那你猜的可真是一点没错,一杯酒,一具温软的胴体,黑暗里的缠绵,哪个......”格朗泰尔将眼神移到了安灼拉身上,“凡人,能抵御这种诱惑?”

安灼拉只是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而这时候鬼魂又发了话,这次是转向了安灼拉,“因为传统意义上的‘欲望’来到这里的人不计其数,而向你这样无法舍弃所谓‘理想’的人也不在少数。不久前还有两个青年,脖子上系着红色的绸带,走过了这扇大门。但我说过,这里不是一个惩罚之地。”

“你们先跟着我走上一段,我会慢慢给你们讲述这个地方。”鬼魂说着开始向前行进,格朗泰尔跟了上去,安灼拉慢慢走在他后面,正好和之前相反。


评论
热度 ( 15 )

© STZ_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