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Z_R

ABC之友,排列组合狂魔,向导厨♪( ´▽`)
爱上JOJO每天都在爆炸,成長したね

【悲惨世界】午夜与黎明(ER)

题目是瞎取的

用了点蜘蛛女之吻的梗


午夜与黎明

这本该是他们的世界的穷尽之处,这本该是格朗泰尔最后的清醒。

当安灼拉一只脚跨进了科林斯,当木质地板承受不住的呻吟,当令人难以忍受的酒气冲进他鼻腔的那个瞬间,一切都早已注定了下来。格朗泰尔,正如同这一天前的千百天那样,握着他半满的酒瓶,迷迷糊糊的冲着安灼拉傻笑,边笑边念叨着难以理解的话语。

“格朗泰尔,直到这时候,你依旧让人搞不明白。”安灼拉今天却没有冷漠的走过去,而是没来由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格朗泰尔笑得更厉害了,一直到放肆的露出两排不怎么白净的牙齿,这是他一直以来邋遢的生活习惯造成的。

“腻想听个付是吗?”他笑的直喘气,短短的几个词被空气撕裂的不成样子。

安灼拉皱起了眉头。

“我有世间最好的故事。”格朗泰尔终于还是止住了笑,“你想听听吗?”

“我从来都不是个喜欢听故事的人。”

“来吧,阿波罗,快坐下,喝上一口这金杯里的玉液琼浆,扒拉扒拉酒鬼脑子里有些什么奇景。”他放下了那瓶酒,试图在桌上摸出个配得上天神的木杯子来,却是摸了一手酒渍。他不好意思的在自己早就脏兮兮的马甲上抹了抹。

而安灼拉却坐在了他的旁边,甚至要伸手去拿他的酒瓶。他被惊的不知所措,窗外热安正念着诗,而安灼拉咽下了第一口酒,那酒似乎也看人似的,不再匆忙而是缓慢的从喉咙滑进了胃里。

“你再不说我可就走了。”

“哦,对,没错,这是个法国的,巴黎的,也许是巴黎的,不,一定是巴黎的。这是个巴黎劳动妇女的故事。别这样看我阿波罗,这可不是个追求自由平等博爱的劳动妇女的故事,这是个最底层的妇人的故事,她在巴黎最难闻的巷子里卖鱼,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别做一个受上帝厌恶的罪人,她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宪法,什么是权利,如果还有赎罪券的话,她会把卖鱼赚得的那几个钱全都投进那钱箱里,她会喜欢那叮当响的声音的,那声音大概是能织成通向天堂的藤梯的。”

“R,挑重点。”

“重点,当然,我们时间已经不多了。直到35岁,这个妇人才得了个儿子,不知是不是出生在肮脏的鱼市,受了什么不知名的感染,那孩子从小便不太康健,即便被当个宝贝似的捧着,8个月的时候,那孩子还是生了场重病,几乎就差踏进天堂的大门了。那妇人什么都不懂,她不去请医生,只是每日跪在床边,望着孩子痛苦的面容,嘴里念念有词,祈求着上帝的慈悲。”

“直到有一天,那孩子终于撑不下去了,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口起伏到不可思议的弧度。那妇人吓坏了,这时突然有人敲了她家的门。她本不打算去应答,那敲门声却越发的响,越发的急了,最后竟赶上了孩子呼吸的频率。”

“她最后还是打开了门,门外站了个青年,黑色的袍子一直扣到了下颚,妇人之后才想起来,她从未见过如此英俊的青年,说”之后才想起来”,是因为那青年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能救你的孩子”,”我只要求一点你并不需要的东西。”他补充道。”

“这可真不能算上是个吸引人的故事。”

格朗泰尔没有理会安灼拉,继续说了下去,“就如同一切绝望的母亲一般,那妇人一口答应了下来,”即使是我的生命,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给你的。”她这么说道。”我并不要你的生命。”青年摇了摇头,”我要的是你的回忆。而且你听好了,一旦你答应了下来,我便能满足你一切的要求,条件是,你要一直将你的回忆提供给我,直到最后一刻。”妇人把这人当成了一个疯子,可她的内心却不知被什么诱惑着,令她说出了同意的话语。”

“”那就再会了。”妇人刚刚说完,青年便转身离开了,等到妇人反应过来,青年却已经消失了,而妇人惊恐的发现,她身后的床上躺着个皮包骨头的孩子,脸色却颇为红润,妇人从未见过这个孩子,他是怎么跑到她家里来的,她也毫无头绪,就仿佛”魔鬼送来的不祥之物”,她当时是这么想着着的。所以,那青年取走了她对于自己孩子的回忆。”

格朗泰尔不合时宜的打了个酒嗝,“我知道你不喜欢听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刚刚那什么”世间最好的故事,奇景”自然也是我酒醉的胡话,但我还是祈求你满足一下酒鬼无处抒发的倾诉欲。”

安灼拉并没有说话,只是挑了下眉头,示意他继续下去。

于是格朗泰尔继续看了下去,“妇人抱着那样恐怖幻想,把孩子送到了孤儿院。等她回到家的时候,那个青年正站在她那破旧的房门口,几乎和肮脏的外墙融为了一体,妇人还记得他,还记得自己说过什么话。”你想要什么?”青年还是同上次一样,没头没尾的问上了这么一句。妇人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往屋子里走。”你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就在此刻,告诉我。”青年紧紧的跟着她。”我想要一栋新房子,你能给我吗?不能的话就走开吧。”青年果然又一次消失了。那天晚上,有人急匆匆地骑着马来告诉妇人,她刚刚病逝的亲戚给她留下个一份房产。第二天,妇人便住进了一座宽敞的小庄园里。而这一次,青年带走了妇人童年时第一次和父亲学着宰杀活鱼的回忆,一个或许妇人一辈子都不会再触碰的回忆。”

“之后青年每隔上2,3个星期便会来拜访妇人一次。妇人并不是傻子,她开始恐惧这个仿佛有魔力的青年,可想要满足欲望的渴望愈发的强烈,比第一次她同意时候强上百倍,她不断地要求,要求取之不尽的金钱,要求不可比拟的美貌,要求充满活力的青春,要求浪漫的邂逅,青年一个一个的满足了她,同时也带走了等值的回忆。妇人并不认为自己亏损了什么,毕竟每次青年离开之后,她便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而回忆,回忆并不值上什么。”

“格朗泰尔,这只是个和浮士德博士传说差不多的故事。”

“你说对了,安灼拉,故事的结局也正是如你所预料的那样。某个下午,当这位穿着华丽的妇人正在自己的沙龙和上流贵族喝茶聊天的时候,一只黑色的蜘蛛悄无声息地爬进了她蓬松的裙摆里,狠狠的咬上了一口。当即那妇人就晕倒在了地上,等到医生来了的时候,只能摇摇头。妇人怎么也没想到,她还没到四十,竟要被原来简陋的家里常见的蜘蛛害死了。这时候那青年再一次出现在她的床前。”救我”妇人只能勉强的说出这句话。”我要你对自己的回忆”青年露出了一个微笑”毕竟,换一条蓬勃的生命需要更高的代价。”妇人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微笑。”

“魔鬼得到了他所想要的,一个平淡的灵魂,这灵魂在他的深渊中长久的尖叫着,正如之前那千千万万个一样。”

“所以这就是结局了?”

格朗泰尔点点头。

“我不得不说,这算不上我所听过为数不多的故事里精彩的一个,它甚至都可以说是平淡。”

“所以你会出卖你的回忆,你的灵魂吗?为了所谓的信仰,为了一个虚幻的未来?”格朗泰尔转过脸来盯着安灼拉,几乎可以说是严肃的说出了这番话。还没等安灼拉作出回答,他自己又匆忙接上了话,“我会的,为了某些愿望,我会的,连眼都不眨一下。”

安灼拉忽然拉过了他的手,那只粗糙的,因酒渍而染深了了指甲盖的手,并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吻。格朗泰尔瑟缩了,这吻仿佛是燃烧着的羽毛,轻柔的留下刻骨的灼烧,他闭着双眼,紧紧的皱着眉头,直到一秒,两秒,三秒,安灼拉慈悲的放开了他。

“别让那些传说玩弄你的大脑了,喝完这瓶,天也该亮了。”

“很快它们便会在辉煌的曙光中化为灰烬的,而你的光芒必将敌过旭日。”

“晚安吧格朗泰尔。”

“晚安。”


END


————————————————— 其实…这个故事是这样的…R确实和魔鬼做了交易… 而E之所以如此的温柔大约是魔鬼满足R的一个愿望…
评论 ( 8 )
热度 ( 39 )

© STZ_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