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Z_R

ABC之友,排列组合狂魔,向导厨♪( ´▽`)
爱上JOJO每天都在爆炸,成長したね

远古ER OOC片段(*/////*)

格朗泰尔感到自己手掌下的皮肤细微的颤抖着,他从后颈安慰性的抚摸过脊背,再重复。安灼拉哭的时候既不发出声音也没有什么动作,只是任由着眼泪顺着大理石一般的面颊往下流。旁人若不细看几乎看不出他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只是隐约能听到急促的抽泣声。

安灼拉不是第一次在格朗泰尔面前流泪了,他本意不愿被人撞见,但若是被格朗泰尔看见,他却也对有人可以分担痛苦感到放松。每当这个时刻,他会难得的产生于这个怀疑论者亲如一家的感情,因为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放纵自己去怀疑。

他会怀疑在那么沉重的雾色下,在那些虚假的欢愉中民众是否真的能醒来;他会怀疑大家那么努力打破的铁窗是否即可便会被修补的同以往一样,他会怀疑自己是否能领到大家走向正确的方向,有时他甚至会怀疑自己的信仰,以及这一切将产生的结果。作为领袖,他必须坚定,必须把自己的心化作一块烧红的石头,烧去所有恐惧与踌躇。

格朗泰尔爱安灼拉,因为那被疑虑压的喘不过气的人需要一个绝对理想主义的依靠。可格朗泰尔爱安灼拉。更因为他是一个人。是的,安灼拉是人,不是神,他是温热的,他是有血有肉的。去掉安灼拉这个光芒四射的名字,他只是一个正常的人,会疑虑,会恐惧,也有脆弱的需要哭泣的时候。格朗泰尔常喊安灼拉作阿波罗,常把他当做永远燃烧照亮一切的太阳,可太阳也有落山的时候,安灼拉也有需要好好理解自己,也有需要脱下领袖外衣的时候。赤身裸体,总是无力而又不堪一击的。但第二天,太阳总会再次升起,总会再次照亮黑暗的大地。

格朗泰尔停下安抚的动作,把手轻轻放在安灼拉的肩头,安灼拉同样一言不语的用手掌幅住那只骨节分明的手,紧紧的握住,他们之间不需要言语,因为这种不言而喻的悲伤与怀疑是相通的。有时候格朗泰尔回想起这情景,竟会悲凉的感到这是他注定走向死亡的一生中唯一有价值的时刻。

 @铀姬 圈.......之前说的就是这个.......妈呀发现不仅写过安灼拉哭还有一篇是格朗泰尔.......真是羞耻play........

评论
热度 ( 13 )
  1. 铀姬STZ_R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感受到了你深切的苏力////

© STZ_R | Powered by LOFTER